首页 > 教育 > 

这个县的老百姓叫她“蔡妈妈”

走在伽师县的大街小巷,只要认识蔡秀梅的,无论是长幼,都叫她“蔡妈妈” 。蔡妈妈”这个称呼是伽师县双语幼儿园的孩子们叫出来的。我的梦想是爷爷奶奶,还有爸爸妈妈和我,过年在一起吃饭。

她11年前从山西到新疆办双语教育,如今被老百姓记在心里——

这个县的老百姓叫她“蔡妈妈”

“蔡妈妈您好!”见到蔡秀梅,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县长哈力·热合曼这样和她打招呼问好。

走在伽师县的大街小巷,只要认识蔡秀梅的,无论是长幼,都叫她“蔡妈妈”。11年前,伽师县是她第一次来第二天就想离开的穷地方。如今,这里已成了她的第二故乡。

出600万元办双语幼儿园

“我想买一件维吾尔族首饰,可是接连找了5个人,都说不清价格是多少。”11年前,第一次随丈夫到伽师县考察投资项目,在逛市场时,蔡秀梅遇到了这样的尴尬一幕。

“精美的首饰,因为语言无法沟通而无法卖出去,对卖者和买者都是遗憾。”蔡秀梅遗憾地说。

“您在山西也当过好几个学校的校长,又在教育局工作,您这两天去县里的学校看看,给出出主意。”短短3天时间里,时任伽师县县委书记王勇智给蔡秀梅安排了一个“任务”。

从幼儿园到小学、中学,再到高中,蔡秀梅一路走过来,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:交流困难。

“普通话不会说,孩子们瞪大眼睛看着我,眼神中流露出对交流的渴望。”蔡秀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说。

蔡秀梅担忧起来:“如果不会说普通话,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将来怎么走出去,当地的教育质量又怎么提高呢?”

蔡秀梅对当地语言教育的焦急写在脸上,王勇智见状便再三恳求她留下来。原本只打算在伽师县待三四天的蔡秀梅,“糊里糊涂地”被打动了,决定放弃在山西运城盐湖区教育局的工作,来到伽师县。

与她一起来的,还有她的丈夫。“我说服他把原本用来投资的600万元资金,拿出来在伽师县建一所双语幼儿园。”蔡秀梅说。

“倒逼”出全县双语教育热

2006年,双语幼儿园建起来了,可是没有双语教师,这一下子就难住了蔡秀梅。她想到山西老家,于是回到山西招聘了15名幼儿师范学校毕业生来当老师。

一个学期下来,孩子们的普通话说得很流利,交流沟通也顺畅。“这个时候,再看孩子们的眼睛,个个都是水灵灵的,好像会说话。”蔡秀梅说。

第一批双语幼儿园学生2007年毕业了,然而,一个大问题来了,由于当时伽师县没有双语小学,这些走出双语幼儿园的孩子,该到哪里上小学呢?“没办法,我只得找到县委王书记。”蔡秀梅说,“我担心前功尽弃,便向王书记承诺,如果县上能建一所双语小学,我愿意去当校长。”

很快,伽师县双语小学建立了起来。之后,又建了双语初中、高中,形成了完整的双语教育体系。就这样,从一个只有70多个孩子的双语幼儿园开始,蔡秀梅“倒逼”着伽师县的双语教育掀起一个个热潮。

双语教育给伽师县教育质量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2007年的时候,伽师县高考升学率为零,全县23个高中毕业生,没有一个考上本科。然而,到了2013年,伽师县的高考升学率达到了93%。

老百姓都叫她“蔡妈妈”

“蔡妈妈”这个称呼是伽师县双语幼儿园的孩子们叫出来的。

10年里,蔡秀梅给伽师县双语教育带来的变化,让这里的老百姓都记住了她。也许是为了表达对她的尊重,大家学孩子们的称呼也叫她“蔡妈妈”。

“听到家长还有老人叫我‘蔡妈妈’,我觉得不好意思,每次都要推脱一番,可是怎么说也没有用。”蔡秀梅说,“这种尊重,对我办好双语教育是最大的鼓励。”

拒绝了内地一所学校40万元年薪的邀请。2014年12月,蔡秀梅调到新疆人口大县——莎车县,担任县教育工委书记、教育局副局长。这个县的双语教育重任又落到蔡秀梅肩上。

谈到这11年经历的辛苦和不易,蔡秀梅只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为了孩子,吃再多苦都是值得的。”然而,来新疆11年,蔡秀梅一家从未在春节吃过一顿团圆饭。“我的梦想是爷爷奶奶,还有爸爸妈妈和我,过年在一起吃饭。”蔡秀梅的小孙女说。

今年52岁的蔡秀梅,原本可以退休享受天伦之乐。然而,她没有这样做。“莎车县的双语教育需要我。再苦再累,在渴望接受双语教育的孩子们面前,我没资格谈‘退休’这两个字。”她坚定地说。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6年9月14日第3版